Strict Standards: Non-static method cls_image::gd_version()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tmutou.com/includes/lib_base.php on line 346
废旧家具利用率低 再利用体系建立成迫切需要_行业动态_家·资讯_木头公园-原创实木家具!
服务热线 4008-616-619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资讯 > 行业动态废旧家具利用率低 再利用体系建立成迫切需要>

废旧家具利用率低 再利用体系建立成迫切需要

 

       “今年下半年,租住在小区里的不少‘过渡户’都搬进了新建的安置小区。住新房,就意味着要添置新家具,于是,许多废旧家具被丢弃在垃圾桶附近,既占地方又影响美观。”在我市城北一小区居住的冯先生向记者反映,称废旧家具如何处理,成为困扰大家的一道难题……记者近日走访了我市多处废旧物资回收单位聚集区域,并且联系了部分废旧物资回收再利用单位,发现除了少部分具有收藏价值的木质家具外,其余家具大都被业内视为“很难具备整体再利用价值”。即使回收,给出的价格也非常低廉。


  “废旧家具难处理,主要是回收产业体系还不完善……”一家废旧物资回收公司的负责人受访时表示,这些家具并不是毫无价值,只是在目前的条件下,回收处理成本较高,让它们再利用的价值显得非常有限。所以,回收、运输、处理、再利用等各环节的从业者,对这些家具没有多大热情。这位负责人认为,废旧家具是可以“变废为宝”的,关键在于要调动回收产业体系中各环节参与者的热情,使整个体系良性循环。

   市民无奈 一张餐桌六把椅子卖了30元一张玻璃台面的餐桌,外加六把金属框架、织物包覆的配套座椅,如果您在家具卖场购买这样一套餐厅家具,花费会是多少?

   记者带着上述问题走访了西安市城南、城西的部分家具卖场,发现商家的报价在880元—2700元之间。然而,市民苏杰带着家中这套八成新的家具,来到城西一处旧货市场,回收方给出的报价令他颇为吃惊—20元。“我只用了一年多,因为要搬新房,里面定制了餐桌,所以才想着把它们卖掉。我估计最少也能卖到一两百块吧,没想到(报价)这么低……”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一家以回收旧门窗为主的店铺最终以30元的价格购买了苏杰的家具。“主要是(考虑到)他用车把东西拉过来了,我才愿意收,要不然我们还得雇车上门,运费都不够。”这家店铺的负责人曹先生指着苏杰的餐桌和座椅说,那个玻璃台面对我们来说完全没有用,也就是餐桌和座椅的金属框架有些回收价值。当记者询问,为何不考虑将餐桌和座椅以旧家具的形式整体卖掉?得到的回答是:“以前收到过类似的家具,也考虑过整体卖,没想到居然没人要,堆在店铺里两年多了,很占地方……”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受访市民普遍认为处理家中的废旧家具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卖给回收方,换来的经济回报极为有限。

  “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家的几个旧书柜、旧衣柜都送给了亲戚。那时候,家具在亲朋之间还有流转,现在人们的收入、观念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对于旧家具,就算想送人也很难了。”在旧货市场,63岁的市民张隆康告诉记者,他即将搬入新房,现在家中的沙发、衣柜、电视柜都是根据房间尺寸、结构定制的,如果搬过去没法继续使用。“这次来旧货市场,问了好几家店铺,这些旧家具加起来才能卖200多块……我决定还是不卖了,就把它们留在房间里,后面租住的人也许还愿意继续使用。”

   市场现状 回收商家对废旧家具难有热情

   走访中,记者发现绝大多数从事回收业务的店铺对废旧家具都持有审慎态度,不仅反复询问样式及细节,就连安排工作人员上门查看都较为犹豫,其中的原因何在?

  “我们收过来,也要考虑怎么处理。如果家具成色不好,或是款式不被人们认可,很容易‘砸到手里’……”我市城东一家废旧物品回收店铺的负责人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

   去年4月,有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房东告诉他,自家有十来张双人床,同一批购买的,想把它们一起卖掉。“我当时想,这些床收回来,不用费劲拆解,可以卖给一些临时租住单元房的人们,这些租房者可以用较低的价格就买到实用的家具,两全其美……”这位负责人说,他在上门查看了实物后,以每张床45元的价格收购了9张床,去掉零头,给了那位房东400元。

  “随后,也有一些人来我的店铺想要买床,但看了实物的样式后大都放弃了,原因是床头和床身的连接部位过于单薄,而且整体用旧的痕迹也比较明显,他们担心容易损坏……”他说,一年多过去了,总共才卖出去2张床,剩下的只能搁在那里占着地方,最后干脆卖给收旧木材的人,一张床只卖了8元钱。

   比起废旧家具,经营者对废旧家电的热情明显较高,原因是后者“出路较宽”。

   在我市城西、城南从事废旧家具、家电回收的葛师傅告诉记者,他平时骑着自行车或人力三轮车在一些小区门口等候,市民看到他车前的牌子上写有“收旧家具”等字样,会主动上前询问,有的也会记下他的电话号码。

  “对于我们这些流动的回收者来说,从市民手中收购东西,然后还要卖给回收店铺,从中赚取一些差价,所以一定得考虑好不好卖。”葛师傅说,回收废旧家电比回收废旧家具要“可靠”得多—旧家电有的不用修,有的就算有些故障,修好了也能流向二手市场,即使修不好也可以卖给回收店铺,因为拆解后,零件、材料还是有用的。但是,废旧家具就不同了,即使那些能够继续使用的,也很难通过二手市场找到“下家”。

   追寻去处 约半数废旧家具被拆解后变卖在我市城南一小区门口,市民杨女士把家中一台21英寸彩色电视机卖给了葛师傅,获取50元。

  “我也觉得挺奇怪的,这台电视机是在2000年买的,现在存在故障,开机后一直蓝屏,能卖出50元,而家里的一套组合电视柜是2008年买的,没有任何毛病,外观也挺新,卖给葛师傅只得到25元。”杨女士说,同样是旧货,家电和家具的“身价”居然存在如此明显的差异,这也让她对这些物品的去处感到疑惑。

   带着杨女士的疑惑,记者跟随部分流动回收者、回收店铺经营者了解废旧家具的去处。

  “他们送来的废旧家具,一般来说有些利用价值……”在我市城西一处旧货市场,从事废旧家具回收的邓先生说,对于外观、结构不存在问题的旧家具,经过擦洗等简单的处理程序后,可以按照二手家具的形式整体销售。“从顾客的组成来看,基本上都是临时租房的人群,或者从事小买卖的人们,他们在这里可以花费很少的钱,就能买到挺实用的家具。”但是,邓先生也强调,很大一部分回收来的旧家具,即使成色不错也很难保证顺利卖出,“得碰运气”。

   在上述旧货市场,记者看到部分店铺的工作人员对回收来的废旧家具进行拆解。“这些家具实在卖不掉,也不能使用了,我们将其拆开,把木材、金属、塑料等归类。”一位受访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收来的废旧家具中,约半数会被拆解后变卖。“但是,这样做不仅费时、费力,而且拆下来的东西也很难卖出合适的价钱,再加上运费等开销,基本上没啥赚头。”

   记者联系了本地、外地部分废旧物资回收再利用单位,相关负责人坦言,废旧家具拆解后,相关物资回收、再利用的成本较高。“对于废旧家具而言,材质、样式、新旧程度大都参差不齐,筛选出有用的东西难度很大,剩下一堆无法再利用的物品,需要采取环保处理的方式,成本会进一步攀升。”有受访负责人如是说。

   业界期待 建回收再利用体系或以旧换新

  “废旧家具被拆解后,所谓‘没有用处’的材料其实大都能够再利用,只是回收再利用的体系没有建立和完善,使得整个过程成本偏高。”外地一家废旧物资回收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废旧家具拆解后得到的木材为例,经过适当的筛选、加工程序,可以得到木质纤维等材料,后期还能用于制作刨花板、纤维板等。

   由此看来,要想让废旧家具的处理不再成为困扰市民的难题,完善的产业体系不可或缺。

   记者了解到,在2012年试点的基础上,北京今年继续开展家具以旧换新工作,从7月1日起到年底,凡在家具销售企业购买补贴范围内的新家具并交付旧家具的购买人可享受交旧购新补贴,购买人交旧购新补贴按照新家具实际销售价格的10%给予补贴。单件家具补贴金额最高不超过1000元。据了解,家具以旧换新补贴产品包括柜体、沙发、床具、桌椅4类家具(仅限可移动家具)。

   对于人们普遍关心的旧家具“去处”,《2013年北京市家具以旧换新实施办法》规定:销售企业回收的旧家具,应全部交由旧家具拆解处理企业进行拆解,旧家具拆解处理企业可享受旧家具拆解处理补贴。另外,旧家具拆解处理企业将可再利用的拆解物交合法的再利用企业,实现资源回收利用;无利用价值的废料交环卫部门收集处理;属危险废物的,交持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单位收集处理。

   旧家具回收工作,体现出了“方便消费、直接补贴、集中处理、资源利用”的原则,受到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记者就此采访了我市部分家具卖场、废旧家具回收经营者、市民等,受访者大都表示,此举有助于推动家具回收再利用体系的发展。“这种以旧换新的方式,给人们处理旧家具提供了一种不错的选择。”在我市一家合资企业工作的江玥芳受访时表示,希望相关部门、家具企业、回收企业等能够在废旧家具回收领域积极探索,建立并完善回收产业体系,从而在方便市民的同时,也能使相关物资得到更加充分的利用。

木头公园官方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体验[帝都英雄]的梦想故事

懒惰咨询:

自媒体:

查看体验店:
太原体验店
廊坊体验店
太原体验店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2012-2015 木头公园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证:冀B2-20130056 备案:冀ICP备13005472号